致挚友

涛子,

       前几日整理照片,翻到以前的旧照,忽然想起上次你来北京的照片忘了发给你,实在抱歉!

       咱俩高中毕业以后,我只身北上,你如愿去了南京,一晃已过去八年多。从十几岁的青涩小鲜肉,转眼到了而立之年。咱俩同桌那么多年,我印象中的你永远都是那么的爱学习,成绩好的一塌糊涂,而我太贪玩,成绩总是起伏不定。不过,想当年没能把你拉过来和我一起去网吧玩游戏,实乃高中一大憾事!哈哈!

       感觉初高中那会儿的时间过得尤其漫长,可能是补课时间太多了的缘故,咱俩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废话~回忆断断续续,也不知道该说些啥,尽在不言中!

       每年过年回家,种种原因,咱俩也是很少能聚下。以后各自成家立业了,想要见一面恐怕是更难。多年在外漂泊,同事朋友不少,不过能算挚友的,实在的少的很。咱俩虽然联系的少,可是有些感情,实在难以忘怀,说多了,略显矫情。盼下次相见!

       祝安好,致挚友

——will

2016年02月29日

签名: